2880760_215011038348_2  

2008年,大阪發生了一件車禍事件,造成了兩人死亡,兩人受傷。在車禍現場,一輛白色汽車把安全島撞得滿目瘡痍,駕駛和副駕駛座的兩人當場死亡。

 

「Yasu君,你什麼時候才會醒來呢…」

   今天是車禍後的第五年,在車禍中受傷的DAIGO很久之前就恢復受傷,但,當初和他一起經歷車禍的Yasu就沒那麼幸運了,自那之後依持昏迷到現在。

「等你醒來了,我們一起去你最喜歡的艾菲爾鐵塔,好嗎?」

   DAIGO緊緊握住Yasu的手,希望有一天,奇蹟能出現。越是這麼想,眼淚就不自覺地跑出來,不過,Yasu卻依舊沒有醒來。

   這就是天意嗎?上天的執意,人類也不能違抗,這就是人類的無力啊!!

「不好意思,我來察診了…」

   醫生突然從後方出現,嚇到沉思中的DAIGO。

「嚇到你了嗎?真對不起。」

   這位假名為Tommy February的女醫師,曾是Yasu的女友,她從不曾告訴別人真名,就連以前的同窗也不知道,是個全身散發出神秘氣質的女人。

「Tommy,是你啊。」

「那傢伙…依舊沒有醒來啊…」

   Tommy走靠近Yasu的病床,眼神中帶點失望地看著Yasu。

「妳還是…愛著他吧…」

「這傢伙嗎?你別說笑了。」

   Tommy無奈地回答。

「嗯…呼吸、心跳、血壓…,都處正常值。」

   雖然身體狀況都算正常的Yasu,卻一直都沒有醒來。

「目前算是OK,如果有狀況再找我。」

   話說完,Tommy便以飛快的速度離開。

「真是的,那傢伙,真是個怪胎…」

 

   Yasu自七年前,也就是這場車禍的前兩年,家人忽然一個一個地相繼死去,媽媽、爸爸、手足…所有的人都離他而去,而DAIGO則是他最後一個可以投靠的人。兩個人在同一間大學畢業、同一間公司上班,非常地友好,只是在同一個屋簷底下的兩個男人,難免會被誤會,常常有曖昧傳聞的兩人,雖然生氣,但為了生活,只好忍氣吞聲地繼續工作。

   被流言蜚語煽動的DAIGO,又想起大學時暗戀著Yasu的那種感覺,這個祕密從未和他人吐訴,加上內心裡累積已久的寂寞,讓他坦白告訴Yasu。

「我…」

   這一天,是剛好兩人都休假的日子,在外的兩人突然氣氛特別緊張,打算把秘密一吐為盡的DAIGO,卻遲遲不敢說出口。

「DAIGO君,你怎麼了?」

   Yasu用那水汪汪的雙眼看著DAIGO。

「我有件事想和你說…」

「什麼事呢?」

   DAIGO難掩心中的緊張,以顫抖的聲音說出了幾個字。

「其實我…一直很喜歡你…」

   一瞬間傻住的Yasu,不知道以什麼方式回應,只是微笑著。

「我…也一樣喲,很喜歡DAIGO你…」

   像是開玩笑的語氣,讓人不解此話是真是假。

「你是認真的嗎?」

「你覺得是的話就是…」

「我想…我們該回去了…」

   DAIGO聽到了答案,似乎已經放下了心中的重擔。

「DAIGO君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
   Yasu仔細思考了剛才的情況,以平淡的口氣問著。

「什麼事?」

「你所謂的喜歡…是指友情…還是愛情?」

   DAIGO停下了腳步,低下頭思考。

「大概是…愛情…」

「我…就是喜歡這樣迷惘的你呦!」

   Yasu帶著淺淺的一抹微笑回答。

「這樣的我…?」

   DAIGO抬起頭不解地看著Yasu,而Yasu則給了DAIGO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「我們…就這樣下去吧…」

   空無一人的街道,只剩兩人,稀薄的空氣,降下的細細粉雪,映襯出兩人的戀情,Yasu瘦小的身軀和DAIGO成了對比,街燈映的影子,從臉頰吹過的風,

一切都成了配角,因為,對於兩人來說,現在最重要的,是相擁的對方。

 

   時間來到現在,DAIGO回想起當時的自己,只覺得自己真的好傻,為什麼會喜歡上Yasu,許久沒有坦然面對現實了,依然昏迷的Yasu,卻在自己的夢中和自己開心的笑著,和平常一樣的工作、生活,只可惜,夢也只能是夢,如果Yasu醒來,也不知道是何時的事情,那可能是在自己生命結束之後了吧!

「對不起…對不起…」

「你不需要道歉喔…」

   DAIGO似乎聽到Yasu的聲音而顫抖著。

「拜託…不要丟下我…」

   顫抖得厲害的身體,似乎無法再用精神支撐下去。

   午夜十二點,醫院四處無聲,只剩下時鐘滴答的聲音,彷彿森林的死寂,彷彿心裡的空虛,只能得到無意義的迴盪。

「DAIGO,在嗎?」

   忽然醒來的Yasu,以微弱的聲音說,可惜累癱的DAIGO並未聽到。

「我到底…昏迷多久了?」

創作者介紹

空瓶子。

空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